中国职业规划师

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首页 > CCDM新闻 > CCDM报道 > 我的童年,我的性格,我的路

我的童年,我的性格,我的路

作者:中国职业规划师培训网 加入时间:2015-10-16 21:12:50 浏览次数:598
核心提示:童年时光里的经历往往是塑造一个人的性格的重要因素,同时也影响着成年后的职业发展道路。来自向阳生涯的职业规划师汪俏俏,用自己从童年到确立自己真正职业方向的历程向我们诉说,在人生道路上遇见属于自己的事业,永远都不晚。
  文/汪俏俏(CCDM中国职业规划师、BSC商业咨询师)

  我出生在浙江的一座小城,有山有水的地方,所以我骨子里始终喜欢去这种山水相依的地方生活,这是我的一个情结。从小就跟着外公外婆生活,父母都是知青,可以说他们俩的结合是一场杯具,带着鲜明的时代烙印。他们都是返城知青,年纪偏大,在没有多少了解的情况下草率结婚。套用一句现在MBTI的格式,我爸是INTP,醉心于自己满脑子的奇思妙想跟着人家学做生意,换了一个又一个工作,对家人基本是不闻不问。我妈是ISFJ,对我爸这种不管家庭的行为痛彻刻骨,所以两人是火星撞地球,一个极力想改造另一个,一个偏我行我素,两人不在一起就是天大的解脱。

  基于此,我只能跟着我的外公外婆生活。所幸,我外婆是一个ENFP的,有着悲天悯人的情怀,外公是ISTJ的,两人有着天然的互补,虽然经常有口角,但是从小在我INTP的理性调解下,确实恩爱有加,以至于当我了解到自己有咨询这个爱好,其实是一个潜移默化的结果。从他们的婚姻观我悟到,谁也无法改变对方,只有去包容对方。

我的童年,我的性格,我的路

  每次,我妈把每个月的假积下来大老远的来看我的第一天,是我每次最雀跃的时候,晚上我就抱着她,生怕她走了,外婆就幽幽地来一句,总是妈亲!嘴里的酸楚我听的出来!因为她是ENFP的啊!我妈总是在最后一天的早上动身,那一天,我就再也不去见她,因为看着她走,心实在是太痛了,我承受不了。只有等她走了,我才能闻着她的衣服的味道,反复的闻,那是妈妈的味道。等我再大点,我就再也不希望她来了,因为来一次痛一次,渐渐的,我学会了把自己包裹起来。能识字了,我只要一休息,就躲进小楼成一筒,两耳不闻窗外事,也不愿意与人交流,任思绪在书中轻舞飞扬!大家都觉得我挺好,也不争,也不闹,我也知道我跟别人的维系,只要有一段时间不在一起,就不会再主动联系,小时候的场景应该是问题的根源。

  等到十几岁回到母亲身边,父亲一直是躲债主东躲西藏的,我们都讨厌看见他。但是我与我母亲的关系也有问题,我也是INTP,我妈是ISFJ,延续了和我父亲的相处模式,我也是对于她的挑剔与限制仍旧我行我素,以至于我妈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,你们父女都一个德性!

  我母亲一个人养家不容易,而且也负担不起我上大学的费用,我早早的灭了我继续上高中上大学的念想,一门心思上了护校然后成为一名护士。我记得我上班的第一天是老妈领着我去的,至今同事们还经常聊到这事。

  我工作一年后开始自考,因为工龄不到不能考护理大专,我就报了心理健康教育的大专,因为喜欢就报了。等毕业了又修了应用心理学的本科(成教)的,为了升职称,随后考了护理学本科。人家总说当了护士就是一辈子可以看到头的那种,但是我骨子里总觉得自己不会这辈子就这么过了,我不断的学习各种各样的知识,只要是我有兴趣又未曾尝试的领域,我都愿意去尝试体味其中的滋味。

  但是因为是N(直觉型)的缘故,我的兴趣面太广,始终无法聚焦我真正能够为之奋斗终身的事业,直到我接触到职业规划,接触到MBTI,将职业规划进行到底,将MBTI广泛运用到团队合作、择偶、职业定位,真正让我领悟到我始终不愿意做管理的原因,因为我更愿意做咨询与培训相结合的路子,然后辅以科研,因为我的霍兰德职业兴趣倾向是SAI。

  一切的选择都是这么水到渠成,但是在那些乌云蔽日的日子里,因为看不见来路,又没有目标,过了很多焦灼苦闷的日子,以至于连我画的大海都是波涛汹涌,暗无天日的。但是,只要有了目标,任何时候都不晚,也许,我与职业规划的相遇,从来都是不早不晚,刚刚好!
更多
上一篇万人空巷,职业规划师成时代新宠
下一篇摸不着头脑的面试题,隐藏着企业..